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bob电竞官方下载

县域治理土壤“板结”下“陈力群”恐怕不止一个

发布时间:2022-08-25 12:32:26 | 来源:bob电竞官方下载 作者:bob体彩官网 简介:  在乡镇工作30年,到了知天命之年的陈力群,累倒在防疫工作上。其职务是办公室副主任,待遇是四级科员...

  在乡镇工作30年,到了知天命之年的陈力群,累倒在防疫工作上。其职务是办公室副主任,待遇是四级科员(相当于副主任科员),由于极其不对等的身份与经历,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,认为陈力群是老实人受欺负。

  从网络综合信息来看,陈力群在岗30年工作态度认真、负责,也得到了领导和同志认可。30年过去了,不知道乡镇党政主官换了多少人,多少年轻干部提拔、重用,只剩下了陈力群到头来只解决了四级科员。

  有人可能认为,四级科员是领导实在过意不去,才给他的吧?其实,这种想法未必完全正确。从他的简历可以看到,解决四级科员是2019年的事,这一年,恰逢公务员职级职务并轨改革,很大可能,工作30年的四级科员陈力群,不是领导“法外开恩”,而是领导“顺水人情”。

  对基层体制陌生的人,心里肯定有个疑问:在基层真的就那么难改变吗?比如,提拔、重用、晋升,等等。答案是,一般人,很难,非常难,特别十分难。用一个很常见的词来概括就是“副科病”。从办事员到科员,一般顺利都能解决,然到了副科,就相当于进了领导岗位和领导班子,小小的一步,对基层干部来说,可能就是登顶的一步。

  往往,很多人就卡在这里。基层干部从刚入职干到退休,科员职务(股级干部)的太多太多。比如,一个科级单位,乡镇、县直机关,大的70到80号人,小的也有20号人左右,领导班子多的有15人左右,少的就是4人左右。基数摆在那里,想想也就知道很多人提拔不了,解决不了“副科病”是客观环境决定的,“不可能人人都能当领导”。

  认识一个乡镇老领导,他参加工作很早,赶上人才断层的年代,26岁分配到乡镇,年少气盛,发现现实与他想象的不一样,竟然跟当时乡镇书记说,“要回家种田,不想干了”。书记答应了帮他解决副科,于是26岁才当上了副乡长、进班子。不过,直到退居二线时,还是副乡长,干了也快30年,副科干到老。相对陈力群来说,他算幸运的,相对人生职业规划来说,他算不算幸运的呢?

  一个县,最高层的是县委书记、县长,正处级,权力核心在四套班子,都是副县级以上领导,真正能说上话的,是县常委,也就十来号人。到县直单位,平常说的局;到乡镇,最大的领导也就是正科级。提拔副科之难,就可以想象的到,并非易事。

  那么,为什么公众会为陈力群报不平呢?很明显,跟陈力群一样提拔不了的干部多的很。原因很简单,因为陈力群老实干事,“金子被埋没了”,与少数坐直升飞机和火箭的年轻干部相比,落差太大,公众看不下去了,应该是这样的心理。那么,问题来了,为什么会出现大家认为的“老实人被埋没呢”心理呢?

  话题进入的比较慢,前面铺垫的太多,这就涉及到县域治理的根本问题,即县域政治土壤“板结”现象(当然要强调一点,少数县域存在这样的问题,绝大部分都是良好的、优秀的风气,少数、极个别,呵)。

  先来一个人物设定,小明从农村出来的大学生,学历本科,可能还是重点本科;小刚从县城出来的大学生,学历专科,可能还是yj大学,这都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他们顺利通过了公务员笔试和面试、考察等,进入了县域机关工作。

  那么就会有四种可能的开始:小明和小刚同时进入乡镇工作,小明和小刚同时进入县直单位工作,小明进入乡镇、小刚进入县直,小明进入县直、小刚进入乡镇。

  如果小刚没考入公务员,小明考入了公务员,也只有两种可能:小刚先考入三支一扶、村官等,解决事业编,再解决公务员编,这是最差的一种,需要四年左右时间;另外一种,小刚先考入三支一扶,在岗期间考入公务员。

  再过几年来看,情况一定会发生变化,立足基层干部的视角,肯定是天壤之别。小刚只要家里搭上一根线,就能从乡镇换到县直,然后由县直空降提拔到乡镇为副科级干部;否则,直接在乡镇提拔副科;如果家里过硬,可能直接在县直解决副科职务。反过来,看小明,只有在原单位保持不动。保不齐,小刚成了他的领导。

  可能有的人觉得这跟县域治理政治土壤有什么关系吗?当然有,一县最高层的枢纽在县级常委领导,如书记、县长、副书记、纪检书记、组织部长等等,任何一个人达到这根线,在县乡基层立马会“咸鱼翻身”。不过话说回来,“咸鱼”能搭到线吗?肯定不能。

  县域治理的高层,掌握权力核心的,都是外县人,甚至是外省人(以下称为外地人),然县域治理的中间力量、直接执行人,权力实际使用者是各县直单位的局长、书记,各乡镇的书记、乡长。一个不明朗的县域环境,极容易造成两个“板结”,一是中间力量彼此为了共同利益结成一张网,外地人若缺乏气魄与担当,会与之倶化,捆成利益体;二是中坚力量的职权在代际之间交椅替换,沉淀出“家族政治”吸盘。

  这就是说,小刚只是利益网与“家族政治”结合而成的“命中注定”。两个“熟人效应”,但凡在县域机关工作的人都深有体会,小刚的爸爸的是某某,某某是某单位的某某,某单位与某县领导存在某某,小刚单位的某某书记与小刚爸爸存在某某,甚至更为“破天”的,小刚爸爸的某某,是县域之上的某某。

  当然,上面提到的一个“熟人效应”是“家族政治”吸盘里的利益网。而接下来要说的是普通农村的小明,从家门到校门,再到机关门的“熟人效应”,小明在某某乡镇,某某在乡镇上班,某某与小明是高中同学,某某的某某是小明同学的某某。前一个“熟人效应”与后一个“熟人效应”可能有交集,可能没有交集,看起来可触可摸,但一定是两条平行线,而且是深壑的平行线。

  县域治理土壤“板结”的内象,其实从小刚和小明入职第一天报道就能够捕捉到。一个是阳光帅气,自信坦然,单位领导特殊照顾,自上而下笑脸盈盈,“大家心知肚明”;另一个可能是懵里懵懂,不知所措,不好意思,坐等分工,“叫干啥干啥”。慢慢的就形成一种习惯:小刚很开朗,优秀,早晚不是“池中物”;小明很老实,爱干事,就是呆板,又不起眼。

  可以说,职业命运从报道的那一天就注定了。接下来,小刚可以相亲结婚,家里准备车房,婚姻、事业一帆风顺;小明要为房子首付搔头,为房贷揪心,两夫妻极可能工作性质、收入水平都差不多。两种生活状态,带来的两种工作压力,且不论。小明只能像陈力群一样,倍加努力,尝试“飞蛾扑火”的不可能换个“画饼”的可能。时间长了,远看小刚走了一个又一个,小明可能继续坚持着,也可能“十年科员熬成油条”。

  县域政治土壤板结,不光给个体造成鸿沟,更为致命是板结化的工作风气与干事氛围。有人看完陈力群的事迹,除了老实巴交、态度负责、极端认真,甚至可以说他工作经验足、能力到位,但很难说他做了多大的贡献,突出的作为。

  常听人说基层工作存在“干好干坏一个样”“干的不如看,看的不如说的”等等类似现象,这其实并不可怕,因为这种现象和问题能一目了然分别出来,甲乙丙丁谁是看的、谁是干的、谁是说的,同志和领导都心里有数。更可怕的是“干好”没有标准,作为大小被无情掩盖。小明可能精益求精,小刚可能能力也有,前者干个90分,与后者干个60分,放在现实工作中去,根本看不出来谁高谁低,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。这也是为何基层干部自己都会调侃,“谁来都能干,只要愿意干”。

  那么评判提拔的标准该怎么定义,如国家为了使机制更加公平、更具普惠性和竞争性,有“三类人员”选拔考试,有三年优秀公务员评三等功,有绩效工资考核制度等等。工作评定的标准难以确定,加上大环境的“板结”,想想这个结果会是怎样,又不是重演提拔晋升的路数。对于大部分普通干部而言,最好的莫过于绩效工资考核,“坐排排,吃果果”,其他利害性的实质改变,肯定不会想、也不敢想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
上一篇:四川这项改良土壤技术 让稻谷卖价翻一倍
下一篇:高科技手段改良土壤